•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业务垂询:15030772030 0317-8023730
    资讯中心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

    云南包工头徒步讨债 政府承诺支付至今未兑现

    来源:[db:作者] 点击:0次  发布时间:04-29

    原标题:云南包工头徒步讨债 官方:正在处理相关工作

    4月27日,针对近日网上曝出的马龙县政府因拖欠工程款,包工头戴克建开启徒步“讨债中国行”一事,云南曲靖马龙县外宣办负责人回应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时称,目前该县正在处理相关工作。

    “因为欠款里涉及了很多工程,所以我们正在详细地核实。”该负责人表示,戴克健所称还剩有100多万工程款未支付的情况并不真实,“欠的没那么多,具体的数字还在统计中,现在还不方便透露。”

    据网友@烟云爆料称,云南曲靖男子戴克健此前承包了马龙县廉租房和学校等工程被政府拖欠工程款440多万,历经8年讨薪无果。2016年春节,戴克健为了救治重病工友家属曾到昆明卖肾,被热心网友发现并传到了网上。

    县政府迫于舆论压力支付了部分工程款,并承诺于2016年3月份内支付剩余款项和利息,却至今没有兑现。

    4月25日,戴克健选择用徒步行走的方式讨债。目前,戴克健已经从云南马龙县走到了贵州普安县境内。

    戴克健选择用徒步行走的方式讨债。

    为了给工友工资,曾要卖肾凑钱

    4月26日晚,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联系上了正在徒步中的戴克健。

    “一共修了3所学校,其中2所中学和1所小学。还有两栋廉租房。”戴克健称,自己在2008年承包马龙县教育系统廉租房、校安危改等工程,被政府拖欠工程款440多万元。

    据戴克健回忆,从2008年9月10日开工一直到2014年1月份完工,政府就给过一次工程款,“那是2013年的时候,给过我5万块钱,剩下的工程款就没下文了。”

    2014年的时候,戴克健曾给马龙县县长写过一封求救信。在信件里,戴克建明确表示自己已经没钱了,也无法支付工友工资,希望政府予以帮助。当年11月,政府借给戴克健60万元。

    2015年1月份,戴克健手下的工友到马龙县政府讨要余下的工程款,县政府再次支付了33万元。“这33万元中,有13万是我2007年借给政府的征地款。”戴克健说,在讨债期间,自己受尽了白眼,甚至遇到过不受待见的情况,“但是为了讨回债,我都忍了。”

    “直至2016年1月底,马龙县政府还欠了我444万7500元。”戴克健称,今年1月21日有工友找到自己索要工资,“这些工友我都认识,确实欠了他们十几万到几万块不等的工资。他们和我说,要钱是为了给家里人看病,可是我没有钱付给他们。”

    眼看着工友无助的样子,戴克健脑袋一热,决定卖肾凑钱,给工友家属治病。

    从网上流传的照片可以看到,1月25日和26日两天,戴克健分别来到昆医附一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云南省中医院等昆明几所医院门前,举着白布向路人说明自己的情况,并提出了卖肾的请求。

    戴克健此前在昆明卖肾筹钱。

    肾没卖出去,钱还回来一部分

    “不过后来肾没卖出去,政府主动找我谈还钱的事了。”戴克健告诉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26日马龙县政府就找到了自己,当天晚上在县信访局会议室,双方商定了先还232万,余下的款项在3月份内解决。

    “但是,他们始终都没有给我解决,也不像承诺的那样,在3月份内把钱给我。”戴克健向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4月12日双方签署的工程核实情况的清单。

    在工程核算情况清单中,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发现,这份盖有马龙县大庄乡人民政府红印的清单,签署于4月12日。除了政府工作人员和戴克健,清单上还有8名参与核定人员的签字。

    在清单正文称,2016年4月12日上午,经马龙县专项工作组、大庄乡人民政府、大庄中学和戴克健本人在大庄乡政府二楼会议室,就大庄中学下欠戴克健工程款重新进行核算认定,最终核定下欠工程款本金为98.462332万元。

    该欠款包括主体工程下欠的84.333万元、附属工程的6.429332万元以及二期工作经费7.7万元。

    4月12日,戴克健(身份证上叫戴宗言)与马龙县政府签订的确定欠款清单。

    用徒步讨债的方式要说法

    “我这次用徒步的方式讨债,就一个目的——马龙县政府马上还我钱。”戴克健说,自己曾到曲靖市信访局反映过此事。

    从曲靖市信访局回执给戴克健的《信访事项程序性受理告知书》中,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看到,针对戴克健讨要欠款一事,曲靖市信访局转送给马龙县信访局处理。并表示,马龙县信访局将于2016年1月30日前决定是否受理,并书面告知。

    “后来,就没人管我这事了。”戴克健说,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走上了徒步维权的道路。“其实,我也不确定自己最后要走到哪里,不过我有几个重点想去的地方。”戴克健称, “讨债中国行”行程计划是一路北上,重要的站点有重庆、杭州等城市,最后到北京,途中主要宣传他被马龙县政府恶意欠债为主,他只希望马龙县委县政府诚实守信,解决问题。同时戴克健还表示,目的地和行程有可能根据各种情况改变。

    4月27日上午,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与马龙县外宣办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该负责人称目前县里正在处理这件事,相关工作也正在开展中。

    不过,对于戴克健所称的还有100多万欠款没有还清一事,该负责人称,并没有欠戴克健那么多钱,不过具体金额还在统计中。“因为这其中有很多工程,所以工程款很复杂,不能提供详细的解释。”

    对于戴克健何时能拿到欠款和相关情况,该负责人表示暂不方便对外透露。


    本篇文章来源:http://www.clb188.com/hdyc/819.html